党在我心中征文获奖作品:平凡的生活
时间: 2021-09-14 15:16:24 字体: [ ]

下班到家,推开南面的铝合金双玻窗户,金黄色的阳光和煦地铺洒在耸立的小区数十幢楼面。老孔放下在国外求学后留校任教的女儿孔祥月凌晨打回来的问候电话,站在自己新装修好的二十二楼窗口,看到四通八达的环形高架,听着千年里运河中运输船队汽笛的鸣叫,想着新时代各行业高质量的有序建设成就,思绪情不自禁地回到了自己懵懵懂懂的青少年时代,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欢畅的土地

一九八○年秋。天刚亮,孔繁轩睁开了瞌睡的双眼,他今年读初今天放假。大队安排,轮到他们生产队农户到公社粮站交公粮;按他家七口人八亩的要求,今年这次总共该交260斤小麦准备了架子车中央有一拃半宽隔档,一辆车两边可以装约二百斤。安排孔繁任务是负责维护,到上坡处姐弟在前面拉,到下坡处换姐弟俩在旁边扶推。到集镇上是有十二、三华里坑坑洼洼的土路这路雨天一陷过踝、干天风一刮或者车子一过飞尘让人睁不开眼中间经过三座小桥一座干渠引水节制闸到了粮站那里已有各色车辆、人群自然地着长各家到登记处领号等待不久,臂膀上戴着红布标志显示身份的收粮工作技术人员,腋下夹着表格,右手拿一个长条形的、圆弧状、两面都磨得光亮的木制容器,依次到每家推车边,熟练的一插、一晃、一拉,倒在手上一握、一搓、一吹、一扬一漏看粮食成色水份、杂质,告诉粮级、单价,过磅

粮站的地上,屋檐、屋顶,圆形粮仓的面,四边的几各式树木桑树、柳树、槐树上落着成几百几千灰色的叽叽喳喳的麻雀,几只花喜鹊、十数只黑色乌鸦,时而飞起时而落下,竞争难得的觅食机会。

农民靠土地生存。当时国家工业还不发达,需要农业为工业提供生活保障每年都按规定上交公粮

各个家庭不同,各处水土有异,上交的产品有时是小麦、有时是水稻、有时是棉花、有时是花生后来也可以交钱。有一个名称,叫“三粮五钱”。当年小孔到至今老都没这个词的准确含义。

二○○六年,工业大幅发展我国沿袭两千年传统农业税改革了—全国停征。大大减少了农民的负担,增加了农民的公民权利,再也不需强行征收“三粮五钱”了

此时,孔繁地质学院毕业已工作十八年了,在县城娶妻生子成了家,在东方红小区有自己一套福利房改房还在市里绿城花苑买了套商品房。给老家翻盖了三间朝南砖瓦房,两间朝厨房,修了简易的小合院。

嫁到相邻的三姐家种地也跟以前大不同了除了机械化程度高,农机具换代外,基本统一、收售。更让姐姐家欣喜的是,家里十二亩地九亩旱地三亩水田,政府不收任何费用,每亩还补贴且年年上调补贴姐姐说:“从二○○五年开始补贴,每亩十六元,后来越补越多,二○二○年每亩补贴已经二百元了”。收购粮食国家也有保底价,姐夫说,二○○四年以前每亩田地交给国家一百二十元、交粮一百二十斤,一开始壹角贰一斤,后来一斤四角到五角五。现在呢,钱一分不要交了还倒补,粮食不管是小麦、水稻,还是棉花卖给谁还由农民自己货比几家,不再统购统销,国家政策真好噢

现在家村不只是以前传统的粮食种植,还有多种大棚栽培,她家就有钢架塑料大棚。各种粮食经济作物,从种—长—收—售村、组统一规划、指导乡、县不定期组织各种农业技术讲座,现在她家每年可支配收入有四、五万元了。四年前就翻盖了三上三下楼房,还带太阳能洗澡间和卫生间。去年国庆节外甥结婚老孔还在那里美美地住了两晚呢。当时他躺着就想:自己上学、外甥结婚、女儿留学,都是国家富强、社会稳定的结果。要是没有改革开放,没有依法治国,没有社会主义,没有党的正确领导,哪里能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哪里有底层百姓穷苦人现在的好日子噢。

二快乐的健康

孔繁轩高二那年,大姐夫生病了,是大姐第二天带白面饼和炒面到县中来看他和读初二的大外甥时告诉他的,因为大夫说就诊后等化验结果。姐姐告诉他,姐夫半年来浑身经常无力,有时还发现两个小腿会浮肿,一直以为是分包承种土地多了和兴修了水利渡槽进行旱改水干农活累的。孔繁轩自然想起来那里一直都是不长庄稼的盐碱地,除了夏天,其他春、秋、冬三季只要天气变化,常常泛出花白的一片片,像孩童刚学美术时的随手作品,又像抽象派画家缺少色彩的有意涂鸦,更像靓女少妇化好妆出门热出汗后脸上的粉底。

在大姐的催促下,夫妻俩起了个早,走七八里,到乡里乘坐每天一班来回的农村公共客车,中午赶到了县医院,挂号、交费。下午一上班就进行抽血、验便、拍片、透视等各种检查,通知第二天有全部检查结果。

第二天结果诊断是慢性肾炎,开了一批药,叮嘱了要进行配合治疗,注意劳作起息、饮食忌讳等生活注意事项。告知严重时需要血透,价格一次三百元,设备有限要提前几天去预约。

经过三个月十多次的治疗,姐姐家花去了全家一年的收入,不久就发现生活窘迫。半年多过去了,姐夫还是没有经受住严重肾炎多次血透引起的身体折磨,含着对生命的渴望、因病欠钱的愧疚和三个孩子还没成人的遗憾在市医院ICU室去世了。村里干部当年考虑到她家孩子都在读书,就帮助申请了低保。

时光荏苒,孔繁轩的二外甥在亲友支助、困难补助、学校奖学金共同帮助下,清江工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了,工作单位是市第二医药公司。二○二○年,国家集中带量采购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他说,共有国内外三、四十家企业报名,最高的10800元,最低的476元,最后中外八个厂家十种产品入选,从二○二一年开始执行每根均价1.3万元直降到700元,降价九成多。给包括孔繁轩岳父这些退休老员工带来美好的生存机遇。老家的叔叔,等到优惠,于2021年春节后大年初三就住院,初六进行手术—安装了3个。在元宵节前一天出院了,全家的生命期望、生活质量、家庭品位一下提高了。

叔叔住院时遇到一个远房表兄,问什么病,说是肾炎,已做了半年血透,二百元一次,一家的年收入可以做到一百五十多次。现在检测仪器也先进了,治疗时间也短了,按排定时间来就行。孔繁轩想,要是姐夫晚十年得病就好了,不会因为贫困看不起病早早去世。旁边一个人听到他们聊天,说:他家媳妇也是这病,现在国家有部分补贴,可以报销。没有报销之前,像她这样的尿毒症病人,一个月要花两三万,现在每个月个月透析13~14次所有费用才花二千六百块。虽说夫妻俩不是党员,社会上人说党这党那的,但他们全家真的感谢党的乡村医保政策,党就是对群众好!

全家人都高兴地说赶上新时代了!

三、便捷的交通

孔繁轩考上成都地质学院了!这在他们老家可是不小的事情,近十年来正式考上大学和考上正式大学没几个呢。

那时手机是确定没有的,农村也没有电话、没有电视,况且电都没通。姐姐、姐夫们和老父亲见人就问,特别是邻居有见识的、亲戚在外地工作的。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已见。有个邻居二儿子在四川绵阳当兵、去年一家四口回家探过亲,孔繁轩跟他父亲马上到他家去请问,说是坐火车,从徐州走的。出发点意见分为三种:一是从上海走,上海是大城市,应该有到成都的,就是离家里有点远,大概五百多里,汽车要开近二十个小时;第二种意见是南京走,大概两百公里,路途近省钱。早上走下午到,五六个小时,关键是过洪泽湖湖堤上有九十九道弯,经常堵车呢,可能要住一晚;第三种意见,走徐州,陇海线东西向,成都在西边,一定有火车到。

给合考虑后,确定从徐州出发。孔繁轩带着十多家亲戚赠送、借凑的共一百二十多元,姐夫用自行车骑送到县汽车站。自行车一边用洗净的塑料袋装了一床十二斤重的大棉被,那是妈妈知道儿子出远门读大学,四年呢,用新棉花请人弹的,在院里门口树下一针一线绗缝三个下午才好的。

在县城百货店,花十元钱买了个行李包。这样所带的衣服就有地方放了。

姐夫回去了,小孔独自检票上车,四个多小时到徐州,提着包、背着行囊走到火车站,买票。售票员问:买直达的还是中转的,孔繁轩没出过远门、没坐过火车,甚至听不懂徐州口音的普通话,又看提示新生凭录取通知书可以享受一次半价。他想:不能中转,那两次不多花钱吗。就买直达票,没有座位。学生票一张十七元,上面盖有戳记。后来才知道火车票虽一张,中途可以下车再上另一辆目的地的车。

睡在候车厅长木椅上三个多小时后孔轩检票上了火车,人多拥挤,他没有座位,只能坐在被子、靠在过道、倚着座位边睡了两个晚上,近五十小时到成都,跟着人流一出站,就被举着红横幅、戴着白底红字校徽的前几届师兄师姐们接到新生接待点。

后来,大学四年同学、老乡多了,路途也熟悉了,孔繁轩都从南京来回。

二○○八年二十年同学聚会,孔繁轩坐飞机去成都的,三小时,那天校友会上播放了进校时同学青涩的照片、朴素的穿着和校园的景色,几乎所有同学流下了感慨的泪水。当年毕业送同学到车站分手时哽咽哭鼻子的现在是单位总工程师的云南女同学刘静静更是激动地哭出了声。

二○一八年大学同学聚会,清江市有直达成都的火车了,总共不到三十个小时;二○二一年初老家高铁开通,老孔就是坐高铁去成都洽谈业务,一天有两班到成都,九个小时就到了。火车上还有网络,甚至可以随时充电。

这就是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年至今,一个农村学子、一位扎根祖国地质勘察行业的知识分子、一面乐于奉献、勇于担当的基层共产党员孔繁轩的平凡的生活!

老孔,一个农民家庭、长在新中国、工作于改革开放时代骄子亲身见证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四十多年来农业、工业的巨大发展,全国全面脱贫,对全世界做出了大国典范和开创性贡献

老孔,全家、亲友甚至全国人民全面享受了城乡医保,包括大病保险不至于让部分特殊人员因病致贫、因病致穷、因病致困,让老百姓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老孔,从中学到大学到读研,工作到现在,充分体会到地综合立体交通网络的飞速改变的新时代。既学到了知识、增长了见识、享受到福利又感悟到工作效率提高、各行各业发展、科技力量的创新不由得发自肺腑的感慨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百年自强努力,中华民族终于实现了从任人欺凌到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举世瞩目的变化!

敬爱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岩土分院 季秀万)




上一条: 党在我心中征文获奖作品:无畏出征 无恙归来—记水文海洋院坚守海外的“疫”线先锋
下一条: 党在我心中征文获奖作品:党在我心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江苏省水文地质海洋地质勘查院 www.jsswh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地址:淮安市开发区科技路28号 苏ICP备06009160号 苏公网安备32010202010110